主页 > D亮生活 >善用一个简单公式 贤哥买股年赚15% >


善用一个简单公式 贤哥买股年赚15%

善用一个简单公式 贤哥买股年赚15%

财务指标、技术分析、筹码、消息⋯⋯
很多人通通用、却通通半调子。
其实,扎实的一招胜过百招花拳绣腿,
因为一招就够威力、够精湛、够灵验,
把这一招练成绝招,就能吃通、就能通吃。

图片授权:《Money钱 10月号/2015 第97期》

36 岁以前,我除了唸书研究气象、工作赚钱领薪水、结婚游山玩水,根本不会去关心投资与理财,因为直觉那是极度危险的事情。」说这话的是人气甚高的投资部落客「贤哥」(化名),今年42岁,换句话说,从他开始接触股票迄今,不过才短短5年多时间,没想到分享的投资文章在网路上却已经拥有百万人次的超高点阅率。

目前仍是台北市某所国中理化老师的他,既然认为投资很危险,为何又要以身试险?「因为我担心万一将来退抚基金破产,领不到钱啊!」贤哥直白说出他开启「投资冒险旅程」的动机。

贤哥幼年时,父亲开了全乡第1家麵包店,生意不差,后来朋友相约投资房地产,结果被骗,损失金额超过千万,在民国 70 年代,1 千万可以买好几栋房子。受到这件事影响,贤哥从小就立志要找一份安稳的工作,后来果如其愿走入教职。

只是,原本以为是「铁饭碗」的教职工作,这几年也面临了退休金可能不保的危机,「忧患意识」让他决定靠自己赚退休金。但从来没碰过股票,如何开启这冒险旅程?

「一开始投资,我都是看平面与电视媒体,或是跟买身边亲友与投资前辈介绍的股票,像中钢(2002)、中华电(2412)这些保守型的,但这些股价都不太动。」直到 2010 年 5 月买了 37 元的裕融(9941),股价短短几个月大涨到 65 元,这才让他首次尝到大赚的滋味。

2011 年欧债危机爆发,贤哥7月开始减码,并且因为 8 月要出国,所以出国前把手上的新麦(1580)以市价砍出,「刚好卖在 75.4 元的最低点。」这次的教训,让他深刻体认到,股票不是凭感觉进出、或者因为自己有外务(例如出国),就做出进出决策,「不自己好好做功课的下场就是如此」,贤哥有感而发的表示。

「赚钱无理,赚就是赔;赔钱有理,赔就是赚。」贤哥表示,要知道为何赚、为何赔,否则赚钱只是一时运气,接下来迎接你的就是赔钱;反之,知道为何赔钱,接下来就有机会改进错误、反败为胜。

投资这门课,从零到练就一身好功夫,一般散户大多得花上个 10 年、8 年,才堪称得以进入门内。在经历过欧债危机后,贤哥拿出当年念大气科学研究所时的研究精神,开始广泛阅读投资经典,经常向资深前辈请益,然后吸收、反刍并内化成自己的一套投资心法。从 2012 年开始,他的投资即步上轨道,每年报酬率都有 15% 以上,后发先至的赢家经验在他身上表露无遗。

「我都会保留预备资金,实际上投入股市只有总资金的 4、5 成,因此,以实际投入的金额换算报酬率,这几年平均每年绩效都在 3 成以上。」

今年 6 月初,他把持股全数清光,「4 月底台股上万点,刚好是这波循环的第 5 波顶点,我的持股大概是在 9500∼9800 点出清。」会卖股的是师傅,贤哥很漂亮地躲过这波高达 2800 点的股灾下杀。

回顾5年多来的股市投资历程,贤哥说,他就像是念了 5 个系所:一开始是新闻系,专门看电视买股票、周转频繁;接着是美术系,看线图画线、用技术面进出;再来是会计系,开始研究财报、用财务数据与比率判断公司好坏;后来又念了经济系,开始研究总体经济;最后是念企管系,他体认到投资就是用当股东的角度去思考公司价值,「聘请优秀的 CEO 帮你赚钱」。

回顾「投资像念新闻系」的过程,贤哥提到,他在 2009 年 10 月开了证券户,当时加权指数大约是 7800 点,2010 年加权指数则涨了 2000 多点,当时他看到许多小型股活蹦乱跳,权值股却相对牛皮,在贪念鼓动下,就把手上的权值股换成小型股操作,然后从报纸或是电视财经节目的名嘴中寻找飙股,「那时候就是标準的看电视求明牌,」贤哥坦白说。

看新闻买股票的特色就是,短短 1 年时间,他的资产周转了 10 几遍,贡献了不少手续费及交易税,之后还遇上欧债危机,让他直呼这个「新闻系」念得真是很辛苦。

他回忆,当时节能概念很火热,太阳能、LED 类股都涨翻天,在看电视投顾老师介绍下,他选定新上市的艾笛森(3591)于 150 元进场,没多久股价涨到 190 元,让他好不风光,紧接着股价反转开始回跌,他在 130 元加码摊平,90 多元、80 元陆续又摊平,最后却在 60 多元全数认赔杀出,损失不赀。

这次的教训让贤哥体认到「汰弱留强不摊平,勇于认错是英雄。」因为知道设立停损点的重要性,他就把停损点设定在 7%,只要跌幅超过成本 7%,一律认错砍掉。

新闻系念完后,贤哥进入「美术系」就读──从技术线图来研判股价走势。凭着初生之犊不畏虎的精神,向 57 台、58 台的分析师学习技术分析,有时也转到 90 几台找明牌,不过当「分析尸」遇上「冥牌」,下场可想而知。

有一阵子,贤哥跟同事讨论股票,常常说得头头是道,同事不禁说:「你讲话的口吻,有点第 4 台分析师的影子」。当下贤哥意识到自己「中毒」了,才赶快戒毒并寻找解药。

贤哥认为,投资考验的是「忍功」,「空手时,忍耐等待买点;持有时,忍耐等待卖点」。他现在已经不做短线,对他而言,长线技术分析的指标,才比较具有参考性。

在美术系的洗礼后,贤哥认为是时候「从零开始」——回归研究一家公司的本质。他从公司财报的各项财务数字与比率,试图理出投资的逻辑,举凡本益比、股价净值比、殖利率、每股净值、负债比例、营业毛利率、营业利益率、股东权益报酬率,他都一个个去了解数字背后的意义。

「藉由一大堆的数字来认识一家公司,有点像是在念数学系,但是投资不只要了解数字,还要了解数字、比率背后所代表的涵义及应用,而将数字赋予意义,所以我认为像是在念会计系。」贤哥风趣的分享。

「没有成长的公司,本益比再低也不值得投资。」这是贤哥在这个阶段的最大收穫。他认为,本益比在应用上,不见得越低越好,还必须同时考虑获利成长率、产业类别、过去本益比的历史区间,以及公司本身的竞争力等面向。

会计系之后,贤哥尝试了解总体经济环境与股市的相互影响,而此阶段他正式进入「经济系」就读。念「经济系」时,贤哥藉由阅读书籍、财经部落客文章,开始学习GDP(国内生产毛额)、QE(量化宽鬆)、巴菲特指标(股市市值÷国内生产毛额)、美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等总经数据与股市的关联,也让他对于景气与股市的循环有了系统性的理解。

以巴菲特指标为例,GDP 是反映一个国家实体经济的活动力,而一个国家股市的市值,则反映全体投资人对国家经济强弱的信心,股神巴菲特以这两者的比值来衡量股市是否过热,一般也被外界视为股市温度计。当巴菲特指标越大,代表整体上市柜公司股价越被高估,反之则是低估。

最后,贤哥入「企管系」的殿堂,他试着把自己放在企业老闆的角度,先找出位于「成长趋势」的产业,从中挑出具有竞争力的公司,再从经营者理念等质化分析,以及企业财务等量化分析着手,确认是不是真正具有投资价值的好公司。

他指出,大多数人无法创立一家新公司,自己当老闆,但却可以利用一点点的存款,买进一家公司的股票,当很多家好公司的股东。广义来说,股东就是公司的老闆,而专业经理人是领薪水的员工,是股东聘请的员工之一。因此,买一档股票就等于成为一家公司的老闆。

用专心、热情的心态拥抱投资,短短 5 年,贤哥就念完了 5 门科系,从他的部落格文章可以看出,他的投资有一定脉络与资讯佐证,纵使胜率不是百分百,但是进出有据,赚时大赚、赔时小赔。

尤其是今年5月,他发现大盘月 KD、5 月 RSI 同时出现高档的牛市背离,对照过去经验,研判长线趋势反转。同时也观察到,自今年 3 月开始,台湾出口已经出现连续性衰退,当下他决定立即出清全部持股,安然避开这波近 3 千点的股灾。

总结 5 年的投资历程,贤哥虽然历经 5 个科系的研读,但如果化繁为简,只选最重要的一项指标作为进场依据,他认为「外部股东权益报酬率」(股东权益报酬率÷股价净值比)最有参考性,而此数值至少要大于 7%,并且越大越好。

其他如股价在近 5 年平均本益比下缘附近,或是现金殖利率大于 5% 以上,都是简单判断股价是否已达便宜价的依据。

近期贤哥陆续进场买股,他认为只要资金分散,例如 1 档买 5% 部位,万一受到大盘拖累、股价下跌,占整体资金的损失也不大,心理压力较轻。目前他看好精华(1565)、鑫永铨(2114)、建大(2106)、F-百和(8404),持股只占整体资金 2 成,并持续观察其他好股的进场时机。

贤哥
年次:一九七三年
现职:国中理化老师

王力群用一条均线成为股市「长」胜军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